旅游_旅游线路_免费投放平台_旅游景点_旅游预订平台_3G旅游网_旅行第一首选网站

旅游趣闻

旅游趣闻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      2017-07-09 13:49

      夜空忽然下起了绵密的小雨,石板路上泛着喜悦的光,街旁的每一个门窗都像各具风情的小戏台,演员们或已上场,或在幕后等待。他们在喝酒、谈情、看书、购物、唱歌……四周充满了自由和安宁的气息。今夜,我的耳畔响起许巍的《温暖》:我坐在我的房间,翻看着你的相片,又让我想到了大理……

      离开大理,意味着从今往后的日夜相思——

      这片海平静而慈祥,孩子们可以随意在她怀里撒欢。大理人叫她洱海,见过海洋的人都觉得叫她洱湖更接近真实。黄昏,在葭蓬村,有一群村民在海边席地而坐,编草帽、玩手机、聊家长里短,这样日常而温情的画面让人欢喜!让人觉得,幸福就是女人手中编织着的草帽,老人之间的窃窃私语,孩童们玩水的那份郑重其事……

      洱海西岸桃花源记

      古渡通常是有故事的地方,连杜十娘怒沉百宝箱,也选择在这儿。“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”(白居易《长相思》)、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(王安石《船泊瓜州》)亦诞生于此。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葭蓬村民的休闲生活

      于是我便好奇,龙龛古渡到底有怎样精彩的故事。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龙龛村的白族民居

      时光追溯到南诏天启年间(840—859年),佞臣擅权,南诏王劝丰祐将儿子蒙世隆秘藏在一个名叫李家庄的海边渔村,托一对孤寡老人抚养。蒙世隆在此学文习武,得到村民的诸多关照,后来佞臣被诛,蒙世隆被接回去继承王位,才知自己的真实身世。为报答李家庄父老的养育之恩,他下诏将李家庄更名为“龙龛”,赐良田千顷供村民耕种,免除农渔税赋,宫廷所用果蔬皆从龙龛购买。也难怪龙龛村的本主神是蒙世隆,原来是因为皇恩浩荡啊!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龙龛古渡口的黄昏

      在龙龛,与其说本主是神灵,不如说是亲祖宗。村民们事无巨细,都要到本主庙诉说,祈求。每逢婚丧嫁娶、新居落成之时,全家老少总是抱着大公鸡,带上酒茶,到本主庙进行祭祀和祈祷。他们一边拜神祈愿,一边摁着公鸡的头,让它啄食米粒,好像这些米粒代表着他们的心愿,让公鸡吃了,等点血祭祀时,它再将这些心愿转达给本主。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龙龛本主庙的拜神仪式

      离本主庙不远的巷道边,开着一家珍珠小姐的咖啡屋,店主亲手做的榴莲慕斯(每日只做8杯)是令人欲罢不能的尤物。早上10点开门,6个游客进来,6杯榴莲慕斯如风卷残云般没了。我品尝了第7杯,最后一位幸运者是咖啡屋的“铁粉”,创造过一次吃3杯的纪录。榴莲是水果中的艺术家,要么让人欲罢不能,要么令人深恶痛绝,能将这种极具争议的水果做得如此迷人,真要钦佩店主点石成金的手艺了。没料到的是这么美味的甜品屋,在我离开不久就歇业了,或许店主又有新的梦想了吧!在洱海边的村庄里,总有这样的流动,像云霞一样,像心中的浪漫一样,忽然来了,又忽然走了。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龙龛珍珠小姐的咖啡馆

      龙龛古渡周边,听海小筑、憨居、云渡等客栈都已经开业多年,好像店主的梦想都长了根,宛若洱海波光中的水杉那么坚持。广州人开的憨居特别有趣,它的七间房分别以萝卜糕、西米露、芝麻糊、烧卖、虾饺、春卷等点心命名。早知道广州的吃文化遐迩闻名,只是睡在这样飘香的房间里,梦里流口水怎么办?与憨居相比,云渡客栈显然要超脱许多,它的门口黑板上写着:“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,共享无尽的黄昏。”三面环海的大花园里有吊床、沙发、茶桌、酒吧高凳,还有每天都在轮换的鲜花和洱海的万种风情。难怪电影《心花路放》会选择云渡客栈作为外景地,毕竟一路高唱爱大理的人,心中首先爱的是与洱海零距离的旅馆呢。

      龙龛有一家口碑极好的餐馆叫“老李小吃”,李叔常以离此只有500米之遥的南生久村种植出来的南瓜做菜,别小看了这南瓜,清甜得可以迷倒许多人。其实,南生久村除了出南瓜,还出画匠。大理白族人盖新房,总爱延请南生久村的画匠在民居的外墙、照壁勾勒出类似于青花瓷的花纹,在檐下描绘民俗彩色画卷。农忙种果蔬,农闲画丹青,南生久村的农民自古以来就是勤劳致富的典范。

      从南生久村骑行四公里就到了下末南村,这里比龙龛更安静,更有避世天堂的感觉。我曾在云海居住过数日,每次从外面游玩归来,总觉得“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”其实,这样的描述更适用于从下末南村到葭蓬村的千米漫步。沿环海西路南行,忘路之远近,忽逢西瓜园,林中有草棚、吊床、烧烤架,有生皮、锣锅焖饭、酸辣鱼……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不觉已到葭蓬村地界,只见洱海岸,男女老少或席地而坐,打毛衣,话家常;或礁石垂钓,专注于长杆的每一次颤动;或嬉戏于水草之间,逞一时之欢快。甚异之,探得葭蓬村有成年劳动力共271人,常年外出务工仅12人。家乡美到不舍得远行,这不是桃花源,何处是桃花源?

      进得村来,见慢屋客栈正在举行“奠镇迎祥”仪式,这是新房落成之后按白族风俗进行的祈福仪式。听道长说,盖房子会惊动地脉龙神,所以必须献祭、诵经、打鼓、敲木鱼、写表文疏文,来解厄消灾、庇佑平安。亲友们从远近赶来祝贺,帮忙干活,并享用主人准备好的“八大碗”美食。每个人还得吃一片祭祀后的米糕,分享主人家香醇浓郁的幸福味道。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洱海西岸: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后一片净土

      慢屋客栈落成后的祈福

      辞别葭蓬村,只差村民的一句叮嘱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      与众不同的慢时光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