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老婆的情书

时间:2018-09-14
我太太暂时移居美国,陪着两个小孩唸书,换句话说,我目前是典型的内在美。我留在台北忙碌自己的事业,我对老婆忠心耿耿,不像别的男人太太不在身边,就乱搞男女关係。有时候,我们会在长途电话中互诉性的苦闷,但这作法十分不合经济原则,比出外寻欢更不合算,于是,我们便利用书信表达性苦闷,聊以「自慰」。
最近,太太又写了一封情书给我,内容如下:
我看着你走进我的房间,你身上的黑色西装比上一次的更帅,一看见你的出现,我便兴奋得浑身冒汗。我替你脱掉外套,凌乱的放在地毯上,这样作,更有慾火焚身,迫不及待的感觉。你把领带除下,我为你解开衬衫的扣子,一颗一颗的解,每解开一颗,便在新露出的肌肉上印下湿濡的热吻,由颈子到胸膛,由胸膛至小腹,逐寸逐寸的拥有。你身上的男性气味简直是最猛烈的摧情济,令我情不自禁,冒出更多的汗。
当我把你的衬衫完全脱掉后,我把头伏在你的胸上,听到你急速的心跳。我的手抚到一件硬物,我抚摸着,听到你发出哀求的呼叫,我知道,你渴望自由,你需要解放。我为你脱去长裤,你站在我面前,比洛基更雄伟,比公牛更有冲劲,我向你的男性雄风投下仰慕的一吻。
我跪在你身前,双手抱着你的大腿,把你的身体拉向我的小嘴,我是个饑渴的妇人,极度需要你的安慰。我已经三月不知肉味,恨不得将它整根吞下,不过我还记得你的喜好,你喜欢我用舌尖替你由顶至根慢慢地按摩,然后,才把顶端放入口中吮弄,我记得每一次你都会大叫大嚷:「用力点,整根吞下,老婆。」你会用双手按着我的头,把身体尽力向前推,有一次差点把我弄到窒息。
以前,我从来不会让你在这个阶段进入高潮的,但今天,我要你得到惊喜,如愿以偿,你钢铁般的慾念会在我的口中溶化,告诉我,这滋味美妙吗?
然后,我们互换角色了。你把我的露肩晚装轻轻一卸,我便像一尊玉雕般站在你的眼前,你用手检查我的每一个部位,看看有没有变化。告诉你,我每天都作健美操,身材一天比一天曼妙,注视我的男人也一天比一天多,你会吃醋吗?你说过,你最喜欢的就是我的乳房,但最急切需要的仍是我的「收容所」,我当然愿意为你开放,欢迎光临。
你把我抱到床上,用一个小枕垫在我的腰下,好让我的花蕾完全的开放,你跪在我的双腿之间,倾身向前,从我的额头起,一直吻下去。怎么?吻得出有什么分别吗?是不是更美味了?是不是家花永远比野花香?
你的热吻令我全身触电,令我全身发烫,我恨不得双腿用力一夹,把你整个吞下。我知道你已再度抬起头做人了,你用手指轻轻拨开我花蕾上的大门小门,两指先行探路。我说你是胆小鬼,不敢长驱直入。你说为了礼貌,先由「探指」把花径打扫一番,大将军才入通道。我说一切都已準备就绪,恭迎大将军光临。你不再答话,以坚兵之势勇闯玉门关,我简直乐不可支。你的攻势比想像中来得大,或许是你想念我的关係吧?很久很久没有嚐过这种滋味了,像吃辣椒一样火辣,像第二次的喜出望外(第一次时只知痛苦,但却期待第二次)。
我已学会了特别的功夫,控制自如,你一定有着前所未有的感受,我可以令你一而再、再而三的高潮叠起,你必定会乐不思蜀。
我已无法写下去,因为,我需要腾出双手,暂时代替你,解我空虚。快点订机票,来实现这美好的幻想,否则,我不敢保证你的专利权可以维持多久!不过,这大概只是一个恐吓吧?除了你之外,还有谁可以满足我?